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政策新闻 » 多地政策向“煤改电”倾斜

多地政策向“煤改电”倾斜

  有 285 人浏览   日期:2018-07-09 11:24

文章摘要:多地政策向“煤改电”倾斜......

  
  中国煤改电网讯:    
         “2017年清洁取暖改造用户中,只有约30%为‘煤改电’。生态环境部今年又下达了新的改造任务,结合各地目标及招标、统计等情况,我们预测其中80%新增改造将采用电取暖。然而,‘煤改电’真就没有风险了吗?”在近日于北京召开的2018清洁供暖峰会上,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环境与节能院院长徐伟抛出上述疑问。
          相较于传统供暖方式,电采暖的优势有目共睹--既能有效减少煤炭使用,又可改善居民采暖条件。但受经济性、热效率及标准等因素制约,现阶段的“煤改电”工程仍存多重隐患。当前新一轮供暖改造已是离弦之箭,在技术层面被业界看好的电采暖如何扛起清洁取暖的“大旗”?
         
   
      多地政策向“煤改电”倾斜

    自清洁取暖改造启动以来,“气、电之争”便从未间断。统计显示,北方地区去年共完成双替代578万户,其中约7成为“煤改电”。

    虽说应遵循‘宜电则电、宜气则气’的原则,但去年实在被缺气的压力整怕了,为减少隐患,有条件的农村今年都想‘改电’。”日前在河北省住建厅主办的一次清洁取暖典型案例交流会上,某县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。根据河北省相关要求,除2017年未完结项目,今年原则上不再新增农村“煤改气”,在抓好气代煤转结扫尾的同时,全省将加大电代煤政策支持。

    这不是个例。记者梳理多地改造方案发现,2018年侧重电代煤的地区不在少数。例如,河北石家庄在省级方案基础上,进一步要求在电网可承载前提下,对分散燃煤采暖居民优先实施电代煤;北京针对计划改造的450个村庄,提出改造以“煤改电”为主;天津在工作计划中明确表示,“宜气则气、宜电则电、优先用电”;除5个中心城区,山东济宁9县市的电代煤比例今年将超过60%……

  “一方面,北方城乡采暖面积已超200亿平方米,如按每平方米用气10立方米计算,总量将达2000亿立方米。我国去年自产加进口的天然气量共约2200亿立方米,除供暖外,还需用在发电、工业及家用炊事、热水等领域。另一方面,截至2016年底,我国零碳电力已达总电力消费量的30%,这一比例将随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继续增加。因此我认为,电供暖应继续加大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主任江亿分析指出。

 

    尚未形成可持续长效机制

   改造量节节攀升的同时,隐患如影随形--多位业内人士指出,要更好发挥电代煤电采暖的效益,仍有多项长效机制亟待完善。

   首先是用电方式。“电能来之不易,作为最高品位热源,理应得到充分有效利用。”在江亿看来,电热转换效率是评价电采暖的首要标准,即单位电力能够替代的化石能源最大值。但现行改造中,不乏电锅炉、电热膜、电热缆等直热方式,其制热能效比(下称“COP”)仅为1,意味着1份电产生1份热,相比COP达2-5的蓄热装置、电动热泵等,浪费明显。

  “各地‘煤改电’技术相对单一,直热式设备达7成以上,停电即停暖的风险大。”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营销部副主任徐阿元告诉记者。

   其次是成本问题。徐阿元表示,“煤改电”离不开电价优惠及政府补贴。“但政府现在只承诺3年补贴,要持续推进清洁取暖,3年时间明显不够。此外即使依靠补贴,‘煤改电’项目仍形成明显的电价倒挂,与减少交叉补贴等要求存在矛盾。”

    同时,通过一些市场化清洁取暖交易,虽有助于降低成本,但这类交易均为基于当前弃风弃光等条件形成的合约,可持续性存疑。徐阿元认为,未来随着清洁能源消纳矛盾缓解,或新能源补贴取消,低价电资源难以为继。

   最后是标准与规范缺失的问题。“我们调研发现,即使在基本相同的条件下,工程做出来也参差不齐,质量差别很大。”中电联电能替代产业发展促进分会秘书长郭炳庆坦言。究其背后,电采暖行业暂无系统性、权威性标准规范,不足以形成约束机制。“比如,用户维修设备到底该找谁?过几年到更换期限,费用由谁承担?”

   降本离不开市场化手段

  “‘煤改电’绝不是花钱就能做好,北京其实也走过弯路。”北京市农工委副书记苏卫东对此深有体会。“2013年改造之初,近万台直热式电锅炉就因效率太低,不得不拆除改装。现在要求必须有第三方跟踪,提供科学的实验报告、监测数据。”

   为进一步保障供暖可靠性,郭炳庆认为,只有高效电制热技术和蓄热技术相结合,才能充分挖掘电网存量资源,在不增加或少增加电网配套的前提下提高效率。“否则,随着改造量不断增加,配电网将承受目前5-10倍的压力,埋下隐患。”

   针对成本问题,徐阿元提出,目前虽设置了补贴上限,但因所有用户统一标准,用电大户反而能满额享受补贴,真正需补贴者难以充分享受红利,形成局部“过度补贴”。同时,近2成用户的用电量长期为零,意味着政府花费大量财力改造的电采暖装置,实际是闲置的。

  “因此,需综合考虑用户取暖成本、能源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,适度调整收费及补贴标准,实现合理分摊。通过适当拉大峰谷差、延长谷段时间,完善发电侧与需求侧联动的峰谷分时电价政策,运用价格手段降低运行成本。”徐阿元称。

   利用市场机制参与电力交易,在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任谢开看来,不失为用户主动降成本的方式之一。“去年,中心‘打包’北京电采暖用户参与交易,成交电量达2.54亿千瓦时,相当于购电单价每度降低7分钱。”  转自慧聪网

 免责声明:
 本网站中国煤改电网-国内领先的煤改电设备采购网站平台(http://www.zgmgdw.com/)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
 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 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
微信

关注龙美村网官方微信账号:“longmeicunwang”,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,热点产品深度分析!

  相关评论